logo
WEBSITE

  新闻资讯

    NEWS

全世界人民都爱围观!烂尾楼、百米高塔爆破前后,要做什么准备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17 13:5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4月20日凌晨,矗立近20年的上海中环中心4幢主体均超20层的“烂尾楼”被同一时间爆破拆除。未来,那里将建设成为上海西部的标志性城市综合体。  为了城市发展的需要,世界上许多地方都会采取爆破拆除旧建筑的方式,给新建筑、新用途腾出施展空间。  为什么是爆破?实施爆破前,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如何确保周边环境与人员的安全?这些问题都大有讲究。  【“长痛不如短痛”】  要彻底拆除一栋大楼,常见的有三种方法。第一是使用机器拆除,所用设备通常是一把重达几吨的大金属锤或者高空挖掘机,自上而下地将建筑一层层敲碎、拆除。第二是使用液压千斤顶,即把大楼顶起来,从下而上地一层层拆除。第三种是爆破拆除,也就是通过在建筑中安放炸药的方式将其炸毁,使其快速倒塌成瓦砾。  在一些人的想象中,爆破场面都是“惊天动地”的,但实际上,爆破拆除的核心理念并不是把整个建筑炸得灰飞烟灭,而是破坏关键的承重结构,使得建筑可控制地倒塌,并在重力的作用下尽可能地破碎成小块。  城市中心地带建筑物的拆除往往会选择爆破的方式,原因之一在于利落。若是用机器拆除,持续不断的噪音和相对缓慢的工期会对临近的居民和商家造成严重困扰,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  德国法兰克福市区一栋116米高的废弃教学楼拆除时,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该大楼建于1972年,共有38层,原是数千名学生上课使用的教学楼。建成之初,它也曾是当地的第一高楼。后来,大楼设施越来越陈旧,楼内仅有的7部电梯远远不能满足数千名学生的使用需求。因此,政府部门决定将其拆除。  一开始的计划是缓慢拆除这栋大楼,但由于当地居民对持续不断的噪声干扰怨声载道,政府决定:“长痛不如短痛”,改成爆破拆除。  爆破拆除速度快,不意味着很快就能准备好。在观众视野中,电视里播出一栋大楼的爆破只需几秒钟时间,殊不知工程技术人员要为这短短几秒忙活好几个月。  一般来说,爆破前要有四五个月的准备时间。要通知政府有关部门,以及大楼爆破区域的人员,保证安全。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保证按下爆破按钮前,大楼绝不会倒塌。而在按下按钮后,大楼必须迅速倒塌。  工程人员事先要完全拆卸整栋建筑物里的附属材料,包括家具、软装建材、电线、下水管道、地板砖、窗户等。在国外,拆卸过程中,这些废旧建筑材料通常会被回收。一些大件家具如沙发,其内部的纺织物会被取出,木头则会被切块打包,附带的金属材料也都会循环利用。拆卸完毕,等整栋建筑只剩混凝土结构时,就开始装炸药。炸药的选用取决于建筑物的种类和结构。  爆破前的一两周,工程师会选定大楼承重墙的关键部位,钻孔并放入炸药,然后把炸药牢牢砌封在里面。这会提高爆破效率,使得爆炸产生的膨胀气体无处可去,所有作用力都集中到墙体。  2014年2月2日,在法兰克福市民的见证下,这栋废弃教学楼在950公斤炸药的引爆下,在数秒内被夷为平地。而整个爆破准备工作起始于前一年7月。当时,为了尽量减少爆破中粉尘飞扬,工程人员在大楼多处放置了装有1000升水的容器。除此以外,爆破人员还用毛毡和铁丝网包裹建筑的多个支柱,以防石砾碎片四处乱飞。  教学楼“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两栋全新的高层办公楼。  【围观可以,保持安全距离】  2014年2月,澳大利亚肯布拉港的标志性建筑———高200米,由大约7000吨混凝土、砖块和钢铁筑成的CopperStack大烟囱被成功爆破拆除,吸引了数千名当地民众围观。  2017年8月,德国林堡Lahntalbruecke高架桥桥桩进行精控爆破拆除,围观群众早早地占据了对面山坡上的有利地形,拿着“长枪短炮”,等待那壮观的几秒钟。  2019年2月17日,在德国卡斯特罗普-劳克塞尔,人们观看定点爆破废弃的燃煤电站。 新华社发  对于爆破这样的大场面,很多人都难以抑制自己的好奇心,想到现场一看究竟。但爆破时,若是炸药量过多,使得建筑物的残骸乱飞,很可能会对围观群众和周边建筑造成伤害。  因此,必须事先划出安全区域,疏散区域内的人群,保证爆破时建筑物附近绝对无人。比如在肯布拉港的大烟囱爆破前,当地有关部门便出于安全考虑,设置了一个隔离区,疏散了大约250位居民。  一般来说,划出的区域大小相当于以爆破建筑高度的3倍为半径的区域。比如某20层高楼,一般高度约60米,那么疏散区域就是以大楼为中心,半径180米范围的地方。爆破的时间基本选在星期天,尽量减少对当地交通和商业的破坏。爆破当天,工程人员早早地就要划出安全边界,并设置护栏和岗哨。岗哨两两之间还要保证能相互看到,以防对讲机信号不灵时出现意外。  定向倾倒法是目前国际上主流的爆破拆除方式之一。这种方法也叫定向爆破,具体是在建筑下部炸出一个三角形的切口,让建筑朝着切口方向倾倒,冲击地面而解体。由于这种方法施工相对简单,成功率高,因而备受青睐。  1999年2月28日,上海长征医院16层病房大楼爆破工程就采用了这种方法。工程人员在大楼内朝同一个方向开设了多个切口,大楼按照设计方向准确倒塌在预定范围内,从起爆到楼房全部着地历时8.4秒。周围建筑及设施安然无恙。  但是,定向爆破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炸出的切口高度过小,有可能造成爆破后倾而不倒的尴尬局面,过大则可能酿成上层建筑倾覆翻滚的危险情况。如果建筑物没有在预先设定的地方塌下来,还可能会波及周围的建筑,造成严重危害。  2018年4月6日,丹麦沃尔丁堡一座停用的筒仓被爆破拆除时,就因向错误的方向倒去,毁坏了一座图书馆建筑。  据外媒报道,拆除这座173英尺(约52.73米)高的筒仓,用的是受到控制的爆炸操作,工程人员曾耗时6个月制定计划。爆炸物被引爆后,筒仓看起来就像爆炸团队所期待的一样,远离附近的建筑物、塌向空地。但随后不久,意外发生。筒仓最终竟倒向了相反的方向,砸向一座图书馆。所幸的是,那次拆除采取了标准的安全预防措施,现场配备了紧急救援人员,没有人因事故而受伤。  【倾而不倒,意外走红】  一座建筑在城市中伫立许久,人们难免会与之产生情感的关联。但城市发展日新月异,总有一些建筑要在完成使命后走向蜕变。  2018年3月24日,2018年3月24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一座废弃的电视塔被实施定向爆破。新华社发  在俄罗斯工业城市叶卡捷琳堡市中心矗立长达近30年后,被称为“世界最高的废弃建筑”的叶卡捷琳堡电视塔被爆破拆除。这座电视塔始建于1983年,原计划要盖到360米,但在1991年起因没有经费而停工。电视塔自此一直保持着214米的高度。建造方原计划在塔内开设体育中心、民事登记处、游乐设施、电影院,然而这些设想一直没能实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市民习惯了这个城市景观,并将其视为城市地标。但在2018年,叶卡捷琳堡作为俄罗斯世界杯主办城市之一,进行了市容重整计划,电视塔所在的场地被改建为球场。  也有建筑因爆破工程而意外走红。  今年2月,美国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诞生”了一个“新地标”。据外媒报道,2月16日,达拉斯一栋高层办公楼在拆迁作业中,不仅未能被成功爆破拆除,反而因楼的中间结构在爆破中只是稍稍倾斜了一下而成为一个“新地标”。  当地人很快给它起了个绰号———与比萨斜塔相对应的“达拉斯斜塔”。还有很多人以它为背景,拍了搞怪合影。有网友表示,拆除工作没有按计划完成,公司可能很沮丧,但“斜塔”的造型却给很多人带来了快乐。报道称,当时工程人员告诉当地媒体,该倾斜建筑不会对行人构成威胁。在后来的一周内,工程人员用金属锤完成了拆除工作。  未来,那里将会被改造成一个占地27英亩(约11万平方米)的开发区,高层办公楼、酒店、住宅将会给整个区域带来新貌。

全世界人民都爱围观!烂尾楼、百米高塔爆破前后,要做什么准备

【概要描述】4月20日凌晨,矗立近20年的上海中环中心4幢主体均超20层的“烂尾楼”被同一时间爆破拆除。未来,那里将建设成为上海西部的标志性城市综合体。  为了城市发展的需要,世界上许多地方都会采取爆破拆除旧建筑的方式,给新建筑、新用途腾出施展空间。  为什么是爆破?实施爆破前,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如何确保周边环境与人员的安全?这些问题都大有讲究。  【“长痛不如短痛”】  要彻底拆除一栋大楼,常见的有三种方法。第一是使用机器拆除,所用设备通常是一把重达几吨的大金属锤或者高空挖掘机,自上而下地将建筑一层层敲碎、拆除。第二是使用液压千斤顶,即把大楼顶起来,从下而上地一层层拆除。第三种是爆破拆除,也就是通过在建筑中安放炸药的方式将其炸毁,使其快速倒塌成瓦砾。  在一些人的想象中,爆破场面都是“惊天动地”的,但实际上,爆破拆除的核心理念并不是把整个建筑炸得灰飞烟灭,而是破坏关键的承重结构,使得建筑可控制地倒塌,并在重力的作用下尽可能地破碎成小块。  城市中心地带建筑物的拆除往往会选择爆破的方式,原因之一在于利落。若是用机器拆除,持续不断的噪音和相对缓慢的工期会对临近的居民和商家造成严重困扰,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  德国法兰克福市区一栋116米高的废弃教学楼拆除时,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该大楼建于1972年,共有38层,原是数千名学生上课使用的教学楼。建成之初,它也曾是当地的第一高楼。后来,大楼设施越来越陈旧,楼内仅有的7部电梯远远不能满足数千名学生的使用需求。因此,政府部门决定将其拆除。  一开始的计划是缓慢拆除这栋大楼,但由于当地居民对持续不断的噪声干扰怨声载道,政府决定:“长痛不如短痛”,改成爆破拆除。  爆破拆除速度快,不意味着很快就能准备好。在观众视野中,电视里播出一栋大楼的爆破只需几秒钟时间,殊不知工程技术人员要为这短短几秒忙活好几个月。  一般来说,爆破前要有四五个月的准备时间。要通知政府有关部门,以及大楼爆破区域的人员,保证安全。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保证按下爆破按钮前,大楼绝不会倒塌。而在按下按钮后,大楼必须迅速倒塌。  工程人员事先要完全拆卸整栋建筑物里的附属材料,包括家具、软装建材、电线、下水管道、地板砖、窗户等。在国外,拆卸过程中,这些废旧建筑材料通常会被回收。一些大件家具如沙发,其内部的纺织物会被取出,木头则会被切块打包,附带的金属材料也都会循环利用。拆卸完毕,等整栋建筑只剩混凝土结构时,就开始装炸药。炸药的选用取决于建筑物的种类和结构。  爆破前的一两周,工程师会选定大楼承重墙的关键部位,钻孔并放入炸药,然后把炸药牢牢砌封在里面。这会提高爆破效率,使得爆炸产生的膨胀气体无处可去,所有作用力都集中到墙体。  2014年2月2日,在法兰克福市民的见证下,这栋废弃教学楼在950公斤炸药的引爆下,在数秒内被夷为平地。而整个爆破准备工作起始于前一年7月。当时,为了尽量减少爆破中粉尘飞扬,工程人员在大楼多处放置了装有1000升水的容器。除此以外,爆破人员还用毛毡和铁丝网包裹建筑的多个支柱,以防石砾碎片四处乱飞。  教学楼“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两栋全新的高层办公楼。  【围观可以,保持安全距离】  2014年2月,澳大利亚肯布拉港的标志性建筑———高200米,由大约7000吨混凝土、砖块和钢铁筑成的CopperStack大烟囱被成功爆破拆除,吸引了数千名当地民众围观。  2017年8月,德国林堡Lahntalbruecke高架桥桥桩进行精控爆破拆除,围观群众早早地占据了对面山坡上的有利地形,拿着“长枪短炮”,等待那壮观的几秒钟。  2019年2月17日,在德国卡斯特罗普-劳克塞尔,人们观看定点爆破废弃的燃煤电站。 新华社发  对于爆破这样的大场面,很多人都难以抑制自己的好奇心,想到现场一看究竟。但爆破时,若是炸药量过多,使得建筑物的残骸乱飞,很可能会对围观群众和周边建筑造成伤害。  因此,必须事先划出安全区域,疏散区域内的人群,保证爆破时建筑物附近绝对无人。比如在肯布拉港的大烟囱爆破前,当地有关部门便出于安全考虑,设置了一个隔离区,疏散了大约250位居民。  一般来说,划出的区域大小相当于以爆破建筑高度的3倍为半径的区域。比如某20层高楼,一般高度约60米,那么疏散区域就是以大楼为中心,半径180米范围的地方。爆破的时间基本选在星期天,尽量减少对当地交通和商业的破坏。爆破当天,工程人员早早地就要划出安全边界,并设置护栏和岗哨。岗哨两两之间还要保证能相互看到,以防对讲机信号不灵时出现意外。  定向倾倒法是目前国际上主流的爆破拆除方式之一。这种方法也叫定向爆破,具体是在建筑下部炸出一个三角形的切口,让建筑朝着切口方向倾倒,冲击地面而解体。由于这种方法施工相对简单,成功率高,因而备受青睐。  1999年2月28日,上海长征医院16层病房大楼爆破工程就采用了这种方法。工程人员在大楼内朝同一个方向开设了多个切口,大楼按照设计方向准确倒塌在预定范围内,从起爆到楼房全部着地历时8.4秒。周围建筑及设施安然无恙。  但是,定向爆破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炸出的切口高度过小,有可能造成爆破后倾而不倒的尴尬局面,过大则可能酿成上层建筑倾覆翻滚的危险情况。如果建筑物没有在预先设定的地方塌下来,还可能会波及周围的建筑,造成严重危害。  2018年4月6日,丹麦沃尔丁堡一座停用的筒仓被爆破拆除时,就因向错误的方向倒去,毁坏了一座图书馆建筑。  据外媒报道,拆除这座173英尺(约52.73米)高的筒仓,用的是受到控制的爆炸操作,工程人员曾耗时6个月制定计划。爆炸物被引爆后,筒仓看起来就像爆炸团队所期待的一样,远离附近的建筑物、塌向空地。但随后不久,意外发生。筒仓最终竟倒向了相反的方向,砸向一座图书馆。所幸的是,那次拆除采取了标准的安全预防措施,现场配备了紧急救援人员,没有人因事故而受伤。  【倾而不倒,意外走红】  一座建筑在城市中伫立许久,人们难免会与之产生情感的关联。但城市发展日新月异,总有一些建筑要在完成使命后走向蜕变。  2018年3月24日,2018年3月24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一座废弃的电视塔被实施定向爆破。新华社发  在俄罗斯工业城市叶卡捷琳堡市中心矗立长达近30年后,被称为“世界最高的废弃建筑”的叶卡捷琳堡电视塔被爆破拆除。这座电视塔始建于1983年,原计划要盖到360米,但在1991年起因没有经费而停工。电视塔自此一直保持着214米的高度。建造方原计划在塔内开设体育中心、民事登记处、游乐设施、电影院,然而这些设想一直没能实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市民习惯了这个城市景观,并将其视为城市地标。但在2018年,叶卡捷琳堡作为俄罗斯世界杯主办城市之一,进行了市容重整计划,电视塔所在的场地被改建为球场。  也有建筑因爆破工程而意外走红。  今年2月,美国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诞生”了一个“新地标”。据外媒报道,2月16日,达拉斯一栋高层办公楼在拆迁作业中,不仅未能被成功爆破拆除,反而因楼的中间结构在爆破中只是稍稍倾斜了一下而成为一个“新地标”。  当地人很快给它起了个绰号———与比萨斜塔相对应的“达拉斯斜塔”。还有很多人以它为背景,拍了搞怪合影。有网友表示,拆除工作没有按计划完成,公司可能很沮丧,但“斜塔”的造型却给很多人带来了快乐。报道称,当时工程人员告诉当地媒体,该倾斜建筑不会对行人构成威胁。在后来的一周内,工程人员用金属锤完成了拆除工作。  未来,那里将会被改造成一个占地27英亩(约11万平方米)的开发区,高层办公楼、酒店、住宅将会给整个区域带来新貌。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17 13:56
  • 访问量:
详情
  4月20日凌晨,矗立近20年的上海中环中心4幢主体均超20层的“烂尾楼”被同一时间爆破拆除。未来,那里将建设成为上海西部的标志性城市综合体。
  为了城市发展的需要,世界上许多地方都会采取爆破拆除旧建筑的方式,给新建筑、新用途腾出施展空间。
  为什么是爆破?实施爆破前,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如何确保周边环境与人员的安全?这些问题都大有讲究。
  【“长痛不如短痛”】
  要彻底拆除一栋大楼,常见的有三种方法。第一是使用机器拆除,所用设备通常是一把重达几吨的大金属锤或者高空挖掘机,自上而下地将建筑一层层敲碎、拆除。第二是使用液压千斤顶,即把大楼顶起来,从下而上地一层层拆除。第三种是爆破拆除,也就是通过在建筑中安放炸药的方式将其炸毁,使其快速倒塌成瓦砾。
  在一些人的想象中,爆破场面都是“惊天动地”的,但实际上,爆破拆除的核心理念并不是把整个建筑炸得灰飞烟灭,而是破坏关键的承重结构,使得建筑可控制地倒塌,并在重力的作用下尽可能地破碎成小块。
  城市中心地带建筑物的拆除往往会选择爆破的方式,原因之一在于利落。若是用机器拆除,持续不断的噪音和相对缓慢的工期会对临近的居民和商家造成严重困扰,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
  德国法兰克福市区一栋116米高的废弃教学楼拆除时,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该大楼建于1972年,共有38层,原是数千名学生上课使用的教学楼。建成之初,它也曾是当地的第一高楼。后来,大楼设施越来越陈旧,楼内仅有的7部电梯远远不能满足数千名学生的使用需求。因此,政府部门决定将其拆除。
  一开始的计划是缓慢拆除这栋大楼,但由于当地居民对持续不断的噪声干扰怨声载道,政府决定:“长痛不如短痛”,改成爆破拆除。
  爆破拆除速度快,不意味着很快就能准备好。在观众视野中,电视里播出一栋大楼的爆破只需几秒钟时间,殊不知工程技术人员要为这短短几秒忙活好几个月。
  一般来说,爆破前要有四五个月的准备时间。要通知政府有关部门,以及大楼爆破区域的人员,保证安全。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保证按下爆破按钮前,大楼绝不会倒塌。而在按下按钮后,大楼必须迅速倒塌。
  工程人员事先要完全拆卸整栋建筑物里的附属材料,包括家具、软装建材、电线、下水管道、地板砖、窗户等。在国外,拆卸过程中,这些废旧建筑材料通常会被回收。一些大件家具如沙发,其内部的纺织物会被取出,木头则会被切块打包,附带的金属材料也都会循环利用。拆卸完毕,等整栋建筑只剩混凝土结构时,就开始装炸药。炸药的选用取决于建筑物的种类和结构。
  爆破前的一两周,工程师会选定大楼承重墙的关键部位,钻孔并放入炸药,然后把炸药牢牢砌封在里面。这会提高爆破效率,使得爆炸产生的膨胀气体无处可去,所有作用力都集中到墙体。
  2014年2月2日,在法兰克福市民的见证下,这栋废弃教学楼在950公斤炸药的引爆下,在数秒内被夷为平地。而整个爆破准备工作起始于前一年7月。当时,为了尽量减少爆破中粉尘飞扬,工程人员在大楼多处放置了装有1000升水的容器。除此以外,爆破人员还用毛毡和铁丝网包裹建筑的多个支柱,以防石砾碎片四处乱飞。
  教学楼“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两栋全新的高层办公楼。
  【围观可以,保持安全距离】
  2014年2月,澳大利亚肯布拉港的标志性建筑———高200米,由大约7000吨混凝土、砖块和钢铁筑成的Copper Stack大烟囱被成功爆破拆除,吸引了数千名当地民众围观。
  2017年8月,德国林堡Lahntalbruecke高架桥桥桩进行精控爆破拆除,围观群众早早地占据了对面山坡上的有利地形,拿着“长枪短炮”,等待那壮观的几秒钟。
  2019年2月17日,在德国卡斯特罗普-劳克塞尔,人们观看定点爆破废弃的燃煤电站。  新华社 发
  对于爆破这样的大场面,很多人都难以抑制自己的好奇心,想到现场一看究竟。但爆破时,若是炸药量过多,使得建筑物的残骸乱飞,很可能会对围观群众和周边建筑造成伤害。
  因此,必须事先划出安全区域,疏散区域内的人群,保证爆破时建筑物附近绝对无人。比如在肯布拉港的大烟囱爆破前,当地有关部门便出于安全考虑,设置了一个隔离区,疏散了大约250位居民。
  一般来说,划出的区域大小相当于以爆破建筑高度的3倍为半径的区域。比如某20层高楼,一般高度约60米,那么疏散区域就是以大楼为中心,半径180米范围的地方。爆破的时间基本选在星期天,尽量减少对当地交通和商业的破坏。爆破当天,工程人员早早地就要划出安全边界,并设置护栏和岗哨。岗哨两两之间还要保证能相互看到,以防对讲机信号不灵时出现意外。
  定向倾倒法是目前国际上主流的爆破拆除方式之一。这种方法也叫定向爆破,具体是在建筑下部炸出一个三角形的切口,让建筑朝着切口方向倾倒,冲击地面而解体。由于这种方法施工相对简单,成功率高,因而备受青睐。
  1999年2月28日,上海长征医院16层病房大楼爆破工程就采用了这种方法。工程人员在大楼内朝同一个方向开设了多个切口,大楼按照设计方向准确倒塌在预定范围内,从起爆到楼房全部着地历时8.4秒。周围建筑及设施安然无恙。
  但是,定向爆破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炸出的切口高度过小,有可能造成爆破后倾而不倒的尴尬局面,过大则可能酿成上层建筑倾覆翻滚的危险情况。如果建筑物没有在预先设定的地方塌下来,还可能会波及周围的建筑,造成严重危害。
  2018年4月6日,丹麦沃尔丁堡一座停用的筒仓被爆破拆除时,就因向错误的方向倒去,毁坏了一座图书馆建筑。
  据外媒报道,拆除这座173英尺(约52.73米)高的筒仓,用的是受到控制的爆炸操作,工程人员曾耗时6个月制定计划。爆炸物被引爆后,筒仓看起来就像爆炸团队所期待的一样,远离附近的建筑物、塌向空地。但随后不久,意外发生。筒仓最终竟倒向了相反的方向,砸向一座图书馆。所幸的是,那次拆除采取了标准的安全预防措施,现场配备了紧急救援人员,没有人因事故而受伤。
  【倾而不倒,意外走红】
  一座建筑在城市中伫立许久,人们难免会与之产生情感的关联。但城市发展日新月异,总有一些建筑要在完成使命后走向蜕变。
  2018年3月24日,2018年3月24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一座废弃的电视塔被实施定向爆破。 新华社 发
  在俄罗斯工业城市叶卡捷琳堡市中心矗立长达近30年后,被称为“世界最高的废弃建筑”的叶卡捷琳堡电视塔被爆破拆除。这座电视塔始建于1983年,原计划要盖到360米,但在1991年起因没有经费而停工。电视塔自此一直保持着214米的高度。建造方原计划在塔内开设体育中心、民事登记处、游乐设施、电影院,然而这些设想一直没能实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市民习惯了这个城市景观,并将其视为城市地标。但在2018年,叶卡捷琳堡作为俄罗斯世界杯主办城市之一,进行了市容重整计划,电视塔所在的场地被改建为球场。
  也有建筑因爆破工程而意外走红。
  今年2月,美国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诞生”了一个“新地标”。据外媒报道,2月16日,达拉斯一栋高层办公楼在拆迁作业中,不仅未能被成功爆破拆除,反而因楼的中间结构在爆破中只是稍稍倾斜了一下而成为一个“新地标”。
  当地人很快给它起了个绰号———与比萨斜塔相对应的“达拉斯斜塔”。还有很多人以它为背景,拍了搞怪合影。有网友表示,拆除工作没有按计划完成,公司可能很沮丧,但“斜塔”的造型却给很多人带来了快乐。报道称,当时工程人员告诉当地媒体,该倾斜建筑不会对行人构成威胁。在后来的一周内,工程人员用金属锤完成了拆除工作。
  未来,那里将会被改造成一个占地27英亩(约11万平方米)的开发区,高层办公楼、酒店、住宅将会给整个区域带来新貌。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重庆银利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

 

客服热线:13032362838

客服邮箱:1006591102@qq.com

地       址:重庆市渝北区新溉大道郑家院子轻轨3号出口旁

这是描述信息

版权归重庆银利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  渝ICP备2021001461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重庆

版权归重庆银利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  渝ICP备2021001461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重庆